财新传媒

聂树斌母亲的21年

2016年12月02日 10:58
2016年6月8日,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收到再审决定书。再审决定书一出,各方对结果普遍持乐观态度。聂树斌案首位报道者,现年72岁的马云龙说:“没有悬疑了。聂树斌案的平反,指日可待。”对于聂母而言,这个为儿子平反的机会,她已经等待了21年。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编辑:杜广磊 图/财新记者 陈亮
1/10
聂母手里拿着小黑板,一角插着儿子聂树斌的照片,上面写着1994.9和1995.4两个日期。前者是聂树斌因被怀疑为一起强奸杀人案犯罪嫌疑人而被捕的日期,后者是聂树斌执行死刑的日子。1995年4月28日,聂树斌的父亲聂学生去看守所给儿子送衣服的时候,突然得知儿子已经被执行死刑。但在这之前,聂家没有收到过关于儿子的任何通知。 图/财新记者 郭现中
2/10
聂树斌和姐姐聂树慧1993年时的合影。在听说儿子被处决的消息后,张焕枝骑着车到石家庄中院。她问法官,“你们把我儿子放在什么地方了?”对方说:“火葬场。”她要儿子的骨灰,法官说:“你还要儿子骨灰?”张焕枝说:“我告诉你,他是我儿子。”又过了几天,聂树斌躺在盒子中,跟聂父回了家。 视觉中国
3/10
2005年3月16日,张焕枝扑倒在聂树斌的坟头恸哭。痛失爱子10年后,时任《河南商报》代理总编辑的马云龙发表文章《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第一次提到聂树斌案可能另外存在一个凶手:王书金。获悉儿子可能并非真凶,而有可能是冤死后,张焕枝毅然走上了申诉之路。 视觉中国
4/10
2010年3月6日,北京,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呼格吉勒图的母亲尚爱云相见,相似的经历让原本素不相识的二人产生了联结。2014年12月15日,呼格吉勒图被宣判无罪,聂母打电话祝贺尚爱云,尚爱云让聂母继续坚持,说聂树斌案很快也能看到光明。 视觉中国
5/10
2013年6月25日上午9时,河北邯郸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书金上诉一案,面对检察机关并未指控的罪行,被告人王书金坚称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是自己所为。对于王书金的坚持认罪,张焕枝也由衷佩服:“即使他是杀人恶魔,起码他敢于承担自己的罪行,对此负责,为什么办了错案的人却始终不敢承担他们的错误呢?” 视觉中国
6/10
2014年12月22日,律师李树亭接受记者采访。当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负责聂树斌案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会见了聂树斌亲属和申诉代理律师。 视觉中国
7/10
2014年12月22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负责聂树斌案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会见了聂树斌亲属和申诉代理律师,依法送达了立案复查决定书。接到了立案复查决定书张焕枝在会见时说,“最高院让山东复查这个案子,我心里很高兴,特别满意,我赞成合议庭,也特别相信,山东能够公平公正透明地把聂树斌案复查清楚……” 视觉中国
8/10
2015年9月15日,山东济南,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和代理律师李树亭来到山东高法询问案件复查结果,张焕枝签收山东高院延迟复查限期关照书。 东方IC
9/10
2016年6月18日,河北石家庄西郊下聂庄村,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在用客人的手机了解关于聂树斌案的最新报道。10天前,失去儿子21年后,73岁的聂母张焕枝终于拿到一纸再审决定书。用张焕枝自己的话说,“我啼哭了起来。气得我,控制不住”“给了我一张纸,但是把我儿子弄没有了。”无论如何,这一纸决定书还是给聂树斌案的平反带来了一线希望。 图/财新记者 陈亮
10/10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