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建筑工地上的农民工妈妈,家中孩儿在心头

2017年05月12日 14:01
她们戴着安全帽穿梭在钢筋水泥中,既是“农民工”,也是“妈妈”,挥洒汗水时,留守在家的孩儿牵挂心头。又因时空距离带来的亲子情感关系的疏离时常让她们揪心。“以前我小时候,父亲也是常年外出打工,自己心里充满埋怨,现在自己当了父母,又重走他们的老路,把孩子扔在老家,才理解做父母的尴尬:进退两难。” 90后黄蕊已生了一对儿女,家里开销大,在厂里上班攒钱少,便开始一起做建筑工。“每次给儿子视频通话时,感觉他说不了两句就走开自己玩去了,春节回家,他会躲在爷爷身后不让我抱,好像不认识我了,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图/田建明 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罗莉
1/10
陈春兰,四川安岳人,在2010年4月来到嘉兴进厂打工,经表妹介绍了男朋友,当年闪婚。“厂里加班太多,还是工地上自由些,没约束,作为一名起重信号工,我还可以走来走去。”她说。
2/10
48岁的焦守碧,在工地上装卸脚手架,丈夫在附近开三轮车帮人拉货。她已经在老家县城为儿子买好房子,最近催着儿子结婚。“抓紧结婚生娃,有了孙子,我就回家带带,不用在这里打工啦。”她说。
3/10
47岁的徐州秀,来自安徽安庆,今年开始跟随亲人在工地上干活,用推车往楼上运送水泥,一天下来胳膊酸痛。“有个儿子在杭州读技校,马上毕业了,想着嘉兴离杭州近,没事了还能见个面,但是来这里三个月了,还没空去找儿子。”她说。
4/10
32岁的周丛云是安徽安庆人,一位施工电梯司机,偶尔休息时,会化妆去街里逛逛。10年前,在网上认识了大自己5岁的老公。
5/10
“有两男孩,大的26岁,现在南京上班,想着在老家的县城为他们买房结婚,大城市的房价差不多都是一万多一平方,买不起啊。”曹井华感慨。
6/10
50岁的王小静,来自河南周口,先后在郑州,杭州,平湖的工地打工,夫妻俩一起做室内粉刷墙。1994年结婚后,她和丈夫李东辉生了三个儿子,感觉“压力山大”。“拼命挣钱,两口子早上3点多就起床往楼上拉水泥,一天能赚300多元。还好,大儿子已经毕业,在广西找到了工作。但是还有俩孩在上高中,现在高中也不少花钱呢,一点不敢松下来。”她说。
7/10
36岁的余映红,是浙江衢州开化人,在工地上做小工,非常爱惜自己的头发,平均一两天洗一次,洗完还要用蜂花牌护发素护理一下。“头发一天天长长,大楼一天天变高。”她说。
8/10
37岁的阿苦木色合,来自四川大凉山,她和丈夫在嘉兴工地上务工,一双儿女在老家过。她说,“孩子打电话时,会哭喊着要妈妈,我听了,也想哭。”
9/10
30岁的郭菊红,来自河南驻马店,午饭后,她去小卖铺为丈夫李松超买了两双鞋垫。
10/10
责任编辑:罗莉兰 | 版面编辑:罗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