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我所爱的香港”

2017年06月26日 17:38
2017年6月15日,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的姚尔晴(左)和黄恩 沛在校园中留影。二人同龄,都生于1997年。姚尔晴说:“我很庆幸在香港出生,即使家里再穷,我仍然有机会读书。我很爱这里,原 因我自己都说不清,但我一定不会离开这里。”
1/11
【蓝全杰 24岁 气球创意师】我15岁开始做兼职小丑,接触气球,毕业之后干脆自己创业。我想我是一个特例,几千个香港年轻人中,可能只有一两个会创业。我的办公室在观塘的旧工业大厦里,这里虽然位置偏远,保安又少,但胜在租金便宜,是创业者和艺术工作者的乐土。我觉得香港的年轻人是一群“沸青”,即使是最普通的年轻人,他们的心都是沸腾着的,很有想法,很热心。
2/11
【张子寒 24岁 画廊销售助理】我工作的画廊所在的中环既是金融中心也是购物中心,有很多高楼大厦,有数十间画廊,当你中午下楼吃饭时,甚至会被人踩着脚。但其实我很喜欢这种集中,我之前生活的城市美国西雅图,那是个很休闲的地方,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但来香港之后我能不断参加各种活动,所以你会感觉这里的生活非常高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另外,香港吸引我的是它的未来,我觉得香港是沟通内地和世界的桥梁,能生活在这里是件很让人兴奋的事情。
3/11
【杨文希 26岁 投行分析员】我是安徽人,在美国本科毕业后就来香港工作,香港是一个以金融为中心的城市,它就像一个十字路口,无论是外国还是中国的发展情况,站在这里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这里的生活很简单,有70%工作,10%喝酒,剩下20%是真正属于我的生活。现在我倒有点不习惯老家安徽的生活,太休闲了,这里基本上一睁开眼就有要做的事。
4/11
【阿雪 26岁 小学教师】我来自广州,在香港读书后留下来做小学老师。我教英语,也兼任音乐老师,这里的工作很忙碌,七点半到学校后,除了中间 1 小时午饭基本上到晚上六七点才能停下来。香港是个很便利的城市,香港人有规矩,也比较礼让,所以在这个地方生活感觉很舒服。但这里的工作节奏太快,我希望换一份慢一点的工作。
5/11
【梁妍 29岁 研究助理】我来自湛江,大学毕业后来这里读研究生,然后又留下来继续在大学里做研究。我现在住的地方叫锦田,是锦绣良田的意思,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我住在一间村屋里,铁皮屋,门口还有个秋千,你看外面的房子都不会超过三层。第一次来这里我心想“这里也是香港?”我觉得香港年轻人是很神奇的一群人,在这里你很容易碰见很不一样的人。比如有个朋友她告诉我她看过一只蟑螂在阳光下梳理自己的触须,就忍不住对蟑螂说“你好靓啊你知唔知?”
6/11
【高威廉 33岁 糕点厂工人】十年前我自己搬出来住,现在住在地铁太子站附近的劏房(香港的一种出租房)里,这里的空间大概只够摆下两张床,想摆点东西都难,但好处是住在旺区,交通四通八达。从踏出社会至今,我大概换了50份工作,现在在一间糕点厂的流水线上工作,但我常常不上班,去图书馆或者去亲近大自然,因为我想探索更多可能性,不想被一个框框死。
7/11
【马伟利 24岁 小学教师】我三年之前来香港,以前是渔民,现在在香港一所小学教书,主要教英语,也会教戏剧等其他兴趣科目。相比英国,香港的教育压力太大了,但这些付出都有了一定回报。我在努力让孩子在我的课堂上减压,让课堂更加有趣。香港生活的节奏比苏格兰更快,有点像伦敦。在香港我最喜欢的地方是长洲,因为景色很好,以前它是个捕鱼的小镇,很多渔民,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时光,还有那里的美食。
8/11
【黎雅颖 20岁 学生】我住在天水围北,也就是最多新移民家庭的区域,妈妈独自养大我和哥哥,我家是个最普通的来自草根的家庭。我和哥哥是亲戚里面最早入大学的,我的成绩不差,但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学中文,而不是更易找工作的商科。我是贷款上学,放假时要做两份兼职,存钱还贷款之余也给自己赚点零用钱。目前最让我有压力的是毕业之后找工作。做老师的话工资低压力大,还需要面对很多“怪兽家长”。或者我会做个记者?留给文科生的选择其实很少。
9/11
【黄卓琳 20岁 学生】我是香港大学一年级学生,读的是商科。我中学时比较叛逆,上课爱说话,搞事情,与不喜欢的老师对着干。后来要考大学时发现很多功课都不会,担心考不到好大学以后找不到工作,所以选择重考。我觉得我这一代没有现在的孩子压力大,生活上也更独立一点。
10/11
【周子勻 20岁 学生】我是香港大学学生,读商科,选这条道路不是因为兴趣,只能说相比起其他科目,商科没那么让我不喜欢。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并成为职业是一件让我很有压力的事,幸好商科的道路比较宽,有很多不同的方向,我还在不断寻找适合自己的方向。我觉得香港这一代年轻人比较没主见,易受到别人影响,因为从小都是父母帮他们做选择,如果我有下一代,希望能把孩子培养成更独立的人。(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7年6月26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11/11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