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心目影院:心是我的眼

2017年09月04日 20:16
“心目影院”位于北京鼓楼西街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中。每逢周六放映日,20平方米的空间里挤满了听电影的视障人士,讲电影和协助现场的志愿者,还有偶尔来访的媒体和学生。一台液晶电视,一部DVD,二十几把座椅,志愿者两个小时的电影讲述,足以让视障人士乐在其中。 图/财新记者 梁莹菲 文/财新记者 梁莹菲 夏伟聪
1/11
先天失明的肖焕意听完志愿讲解员王小丫讲的《和你在一起》电影后,强忍泪水。因为影片中克服种种困难学习小提琴的少年让他想到自己曾经被迫放弃的唱歌梦想。时隔 20 多年后,肖焕意参加了“红丹丹”的合唱队,担任男主唱,圆了唱歌的夙愿。
2/11
58岁的翟宝贵说:“我印象最深的电影是《 妈妈再爱我一次》,片中孩子回到了生母身边,生母却催促他回去。在朦胧的阴天里,一间破旧的屋子,窗上糊着的纸已发黄,屋子被柴火熏黑。母亲打孩子时一定含着眼泪,小孩闹着说不走,但还是要走。那时我感觉撕心裂肺,不要说是孩子,就算养个宠物,走失了心里也不舒服。”
3/11
秦明德在影院听电影已有十年。刚开始接触电影的时候,他是在小屋子里,音响差,也没人讲解,领会不了多少,还得问,那时去电影院更不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十一前夕听的《红旗》电影,是讲解放后,国家发动群众设计国旗,一位上海工人精心琢磨,设计了五颗星,最后还得了奖。国旗就是一颗星在中间,其他四颗在周围,颜色是特别鲜艳的红色,火红火红的,我在书上摸到过。”
4/11
63岁的崔莲英讲述“看”电影的感受:“我印象最深的是《泰坦尼克号》,我是先天失明,但有光感,曾经旅游到过韩国,看过无边无际的蓝色大海。电影《泰坦尼克号》中,大海无边无际,汹涌澎湃,那船有六七层楼高。男女主角视死如归的感情很打动我。男主角给女主角画像,他们在船头拥抱,以及最后慢慢地沉入海底都让我印象深刻。我们虽然是盲人,但也有特别丰富的感情。”
5/11
韩淑贞到了39岁双眼完全失明,觉得听别人讲电影比自己听电影舒服,一听了然。最喜欢的电影是《桥》,“以前我看过《桥》,但已经忘得差不多,听老师描述那座桥,是几个柱子之间的拱形桥,我就能大概想象出来,中间有个大柱子,炸药就在那搁着。我在家也听连续剧,比如《甄嬛传》,听了三四遍才能明白。我现在做梦都看不清别人的样子,脸全是模糊的。”
6/11
56岁的时秀清因为神经萎缩而造成的后天失明,从事按摩25年。2006年9月,他就来这里“看”电影,志愿者讲解电影与在家里听电影完全不一样,从中可以知道电影情节。
7/11
韩立众夫妇是影院的忠实粉丝,最喜欢的电影是《信义兄弟》,电影讲述建筑工头为了赶在大年三十前还清工人薪水,雨雪天中四处奔波,不料遭遇车祸,一家四口罹难,弟弟艰难为其完成遗愿的故事。
8/11
“心目影院”不时会有“大咖”前来讲述电影,这是央视主持人李斯璇来讲《湄公河行动》。视障人士接收信息与明眼人大不相同,解读电影的方式就更不一样。“心目影院”的创办者王伟力解释道,最重要的是弄懂导演想表达什么,电影所运用的镜头语言转化为词汇再传达给听者,这里头有一套特殊的解码方法。“华丽的词藻对他们是没有意义的,他们需要的是朴素且确定的词。”
9/11
“心目影院”为了让盲人能触摸并了解电影里的元素,准备了很多模型,架子上排列的大大小小的恐龙模型,就是为《侏罗纪公园》的讲述而放置的。
10/11
肖焕意独自来到“心目影院”对面惟一的饺子馆吃饭,等待饭菜的空档,他用手指在木桌上敲打出节奏。于视障人士,王伟力和郑晓洁夫妇一直在思考,该如何走进他们的世界,站在他们“看得见”的角度提供服务。他们认为,明眼人和盲人之间信息不对称,有些明眼人“心盲”,不懂得换位思考,不知道反思,忽视自己的社会责任。“面对他们(视障人士)的世界,我们不也是一无所知的‘盲人’吗?”王伟力说。(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7年9月4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11/11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