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直击广州城中村制衣厂招工难 工人找工难

2018年03月14日 15:30
2018年3月14日,广州市海珠区城中村康乐村,制衣加工厂的招聘员早上八点开始排了近一公里的长队。春节后是制衣厂的生产旺季,格外需要人手。近日有媒体报道“招工旺季800一天没人干”,接受采访的工人却普遍表示媒体报道太夸张。他们说,现在行情确实算是一年中比较好的时候,打零工的平均日薪能达500-600元,以前也就200-300元。但工作时间因赶货也经常超过13个小时。城中村的生活成本升高,工人希望找到长期稳定的工作。一年就四个多月的旺季,在还可以挑选的时候,他们倾向于多比较,才造成制衣厂的用工缺口,直接影响着服装档口的加工诉求。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1/10
招聘员更青睐夫妻档,长期稳定。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2/10
制衣厂工人的工资大多按件计算,款式从简单到复杂,每件的工钱从几毛钱到几十元不等。每个招聘员手上,除了那块小黑板,还会拎着一两件样板衣服,工人到招工摊位求职时就会拿着招聘员手里的衣服细细钻研。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3/10
志鹏(中)工作的制衣厂原本可以接收20个工人制衣,今天却只有三个人在上班。老板说早上一个人都没招到,除了志鹏,其他人都是老板的家人。工人一直说要涨薪,然而加工厂老板已经加到极限了,一个城中村小铺位5000/月,他们也很为难。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4/10
志鹏在看城中村招贴的租房信息,城中村生活成本近几年都在上升。生于1992年生的江西小伙志鹏在加工厂做长工,按件计算,做吊带裤,一条9块,他一天9点到晚上11点半左右,能做个七八十条。他趁着招工旺季出来看看行情,又担心到了清明节淡季时,工价可能下降一半。他结婚四年,两个孩子,妻儿都在老家,他说如果不是工厂包住宿,他没办法存钱养家。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5/10
来自湖北的刘哥在康乐村打零工十多年,他表示,13号,他做了14个小时,累到今天早点差点爬不起来,也就赚了200块。他的同乡王哥(中)租住在旁边鹭江村的群租房中,上床的床位是每晚13块,下铺每晚15块。他们俩都在找新的临时工机会,多数日薪两三百元的待遇已不能让他们满意。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6/10
城中村的工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制衣厂找不到工人加工,这又直接影响着服装档口的加工诉求。2018年3月13日,广州市海珠区南洲街上涌东约社区有一条长达一公里的招工队伍,几千个服装档口的老板节后聚集在此招收外包的制衣加工厂。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7/10
城中村的工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制衣厂找不到工人加工,这又直接影响着服装档口的加工诉求。2018年3月13日,广州市海珠区南洲街上涌东约社区有一条长达一公里的招工队伍,几千个服装档口的老板节后聚集在此招收外包的制衣加工厂。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8/10
在广州打拼16年的服装店老板钟先生从初十开始至今,只发出五六款约几千件衣服,比去年减少三分之一。另一名姓刘的服装店老板称刚开始两天,称加工费从去年3元/件涨到5元/件,还是发不出去。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9/10
26岁的服装店老板阿炽还察觉到市场竞争也变得比往年激烈,招工档口数量有所增加。2017年11月末,北京'11·18'大火后,不少服装厂南下,服装档口和加工厂之间似乎变得供过于求。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10/10
责任编辑:罗莉兰 | 版面编辑:罗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