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从练习生到偶像,需要走多远?

2018年08月07日 16:57
6月11日,在某广告节目中,演出开始前,朱天天(中)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调试装备。《创造101》节目正在热播中,朱天天止步于36强后,也迎来了事业的高峰期。除了一些媒体专访和直播以外,经纪公司给她安排一些广告活动。“偶像元年”的到来,练习生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偶像”看似是观众的挑选结果,实则是背后的技术和资本。 图/财新见习记者 丁刚 实习记者 张博原
1/14
5月25日,在北京三里屯SOHO商场的广告大屏幕上,练习生王子异通过《偶像练习生》的节目,成功脱颖而出,加入九人男团“NINE PERCENT”正式出道。这里是北京最繁华的商圈之一,也是年轻人和梦想的聚集地,周围有多家练习生培训公司和艺人经纪公司。练习生是日韩一种挖掘新艺人的方法,在韩国,几乎每个娱乐公司都有新秀练习生储备,公司根据规划会定期进行选秀,然后形成组合出道,这一选拔艺人的形式在国内也逐渐兴起。
2/14
7月12日,一场粉丝互动直播节目结束后,朱天天细心地买了饮料,一瓶瓶送到粉丝的手中,还对他们说 :“辛苦了,辛苦了,谢谢。” 在互联网和市场经济的加持下,粉丝对新生偶像事业的发展影响越来越大。2018年是中国“偶像经济”元年已被各大媒体叫喊。“偶像产业”立于“风口”,千亿市场规模亟待挖掘。一份偶像经济的分析报告显示,预计到2020年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人民币。
3/14
晚饭后,朱天天和朋友们又组织了一场“狼人杀”,这个以语言描述推动,较量口才和分析判断能力的策略类桌面游戏是天天的爱好之一。这局她当起了可以主持游戏的法官。
4/14
朱天天励志要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首先第一步是“学劈叉”,公司给她安排了舞蹈课。因为舞蹈室离家较远,就住在了较近的闺蜜家,中午她们一起出来吃饭,路边休息的工人们向她们投来了别样的眼光。
5/14
朱天天在参加一场表演活动前在化妆间试弹吉他,以保证演出质量。对于天天每一次的台上表演她都会认真对待,她将会弹唱自己作词作曲的新歌《天天》。
6/14
5月19日,已出道的男团“十二星宿火之猎者”成员丁立和许明铮拍摄完外拍活动后在一家餐厅排队时开始了自拍。他们穿着统一,在人群中很打眼,工作人员会提醒他们在外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比如乘坐电梯一定要靠右,要是被人拍到了不文明行为就麻烦了。
7/14
男团“十二星宿火之猎者”的队员们仍保持着练习生的状态,训练声乐和舞蹈,还要健身。而对于他们生活的更多状态,经纪人婉拒了摄影记者的拍摄。他们很在意出镜形象,一般带妆才允许拍摄。
8/14
没能成为偶像的练习生“宋睡觉”一个人独居在北京东四环外,在找地方吃晚饭的途中,遇到了一只迷路的小狗。他喜欢这里的安静,常常会长时间闷在家里创作音乐。
9/14
周六早上7点,京京起床准备前往公司训练,床头放着偶像某韩国男团成员和自己的写真。14岁的京京是中国戏曲学院附中的初三学生,也是北练娱乐的练习生,女团“TGK101”的成员之一。
10/14
两年前,12岁的京京加入北练娱乐,是该公司重点培养的练习生。每周六早上京京要学习声乐课,整个下午直到晚上9点,她和其他练习生要练习三种不同的舞蹈。
11/14
因为训练强度大,京京每半个月会穿烂一双舞蹈鞋。即使穿烂了,京京的妈妈也会把舞蹈鞋洗得干干净净保存起来。京京的妈妈看着女儿一堆磨烂了的舞鞋说:“这孩子我看着是真辛苦,只要她喜欢,我们都愿意支持。”
12/14
京京在声乐课堂上,练习流行唱法。声乐练习作为一项重要的基本功,是每一位练习生都要长时间学习和训练的内容。
13/14
参加练习生选拔的小女孩从舞蹈室门口经过时,被女团“TGK101”成员们的舞蹈吸引了。北练娱乐把练习生们划分了“ABCDE”五个等级,会有考核晋升机制。每个等级的考核周期、训练强度、训练内容、资源匹配等也会不同。(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8年8月6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14/14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