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广州大佛寺挖出大批晚唐陶器 揭示古人生活景象

2019年06月28日 15:58
2019年6月27日,广州,逾百件晚唐陶器在广州大佛寺南院建设工地重见天日,现场还发掘出几处南汉国的大型砖铺地面。在整个发掘区的中心位置,一个不规则的灰坑状遗迹暴露眼前。坑内集中埋藏了大量的陶器和釉陶器,总数超过100件,包括坛、罐、碗、执壶等,大部分残损,也有少量较完整者。图/视觉中国
1/5
24日,暴雨倾城,围困了越秀区大佛寺南院的一整片建设工地。雨后终于迎来几日晴,勘探工地的的坑底完全暴露在阳光下,一百多件色彩可辨的陶罐、陶壶、陶臼逐一出现在考古队眼前———他们是晚唐广州的大规模陶器堆积,伴随着几处南汉国的大型砖铺地面,被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顺利勘探。图/视觉中国
2/5
2019年6月27日,广州,发掘现场展示的几件器物。在此次出土的百件陶器中,一些罐内放置有碗、小壶等器物,刚清理出土时还发现一些器物间有尚未碳化的稻草残留。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易西兵表示,结合遗址的历史地理环境分析,陶器堆积区是晚唐时候的广州城外,而附近很可能是原有的运输陶瓷器码头。图/视觉中国
3/5
2019年6月27日,广州,广州大佛寺南院建设工地挖掘现场。这批出土的陶器,大都以坛、罐、碗、执壶等为主,民用痕迹比较突出。有壶有罐,还能看到今天乡下还找得到的泡菜坛子。这样一个发现,对研究晚唐时期广州市民的生活形态带来了很大帮助。图/视觉中国
4/5
2019年6月27日,广州,广州大佛寺南院建设工地挖掘现场。此次考古勘测的另一个重磅发现,就是和南越国宫署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五代南汉时期砖铺地面。据易西兵介绍,从发掘情况判断,砖铺地面应为一大型建筑群的室外庭院地面,其周边很可能原有成组的大型建筑。图/视觉中国
5/5
责任编辑:白雪 | 版面编辑: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