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共享潮涌中的小镇梦醒

2017年10月10日 16:58
2017年9月11日,在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雷格萨斯自行车厂,各色共享单车的配件堆满车间。流水线上员工埋头组装自行车。一辆自行车根据组装结构的难易程度,需要经过十几道工序,5到10分钟不等即可组装完成。自行车行业一直陷入低谷,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以“自行车第一镇”的称号在2016年前曝光率并不高。但忽如一夜大风吹,共享单车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站上风口,社会关注度陡增。先是“春天”,后是“洗牌危机”,酸甜苦辣在一年间尝尽。 图/财新记者 杨一凡 文/财新记者 周淇隽 杨一凡
1/9
在雷格萨斯自行车厂,不足10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堆满了20多辆各色共享单车,老板王禄宪介绍“客户会推着摩拜、ofo 等成熟品牌的样车来,就按样车的规格基础来再创作、再改进。”为满足一单接一单的业务,厂里“有两条流水线,每月组装量可达七八千辆”。
2/9
雷格萨斯自行车厂员工绝大部分是“70后”,王海舒是个“90后”。他们每天平均工作10小时,遇到急单,要加班至 16小时。
3/9
迈克拉雷自行车厂内停放着一辆町町单车的样车。町町单车是南京市的一家共享单车品牌,8月2日,运营町町单车的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公司被南京栖霞区纳入异常企业经营目录。
4/9
9月7日,王禄宪矫正一辆车把歪的星动单车。当天,首批星动单车准备发往河北任丘。一二线城市近来屡有暂停投放的消息,小型共享单车企业在四线城市正迅速本土化小范围发展。
5/9
9月11日,王庆坨镇上一家自行车实体店,门前摆放着100-200元不等的廉价单车。受共享单车的影响,这里的自行车实体店生意越来越不好做。
6/9
9月7日,王庆坨镇上,各色轮胎散落在街边。小镇上的自行车厂大多以中小型作坊为主,部分被卷入共享单车的潮流中,起起伏伏。
7/9
9月7日,王庆坨镇,昆泰自行车交易市场不再繁荣,空置的两层小白房挂着不少招租广告。
8/9
9月12日,王庆坨镇的自行车园区内,某家自行车厂已人去楼空。(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7年10月9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9/9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