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海猛子”的生死浮沉

2018年01月10日 11:32
2017年12月23日,辽宁大连长海县广鹿岛南部水域,“海猛子”宁海脱去橡胶连体下水衣。“海猛子”穿着厚重的棉衣棉裤,再穿上橡胶连体下水衣,套上橡胶质的潜水衣帽,背上氧气瓶和系上 30 公斤重的腰铅,胸前挂好装海参用的网兜,全副武装,潜入海中捞参。因水下危险,挣钱全靠胆量和碰运气,干这一行的人被称“海猛子”或“海碰子”。水下作业命悬一线,来钱快的代价却是生命健康的透支。未来他们将失业,而余生与落下的伤痛相伴。 图、文/财新记者 陈亮
1/9
2017年12月25日,辽宁大连长海县广鹿岛,北风裹挟着寒潮过境,寂静的海滩已被冻僵,拖拉机载着三位“海猛子”驶向一条老旧的木船。
2/9
“海猛子”深入10米深的海底捞海参。浅海的野生海参越来越少,“海猛子”只能去更远更深的地方,手工费也随深度增加而增加,可是10多年来,干这一行的人也多了,海参少了,他们每年的收入不升反降。
3/9
数九寒天,在水下作业了30分钟的“海猛子”张健浮出水面,脸通红。这一季捕捞,他赚了近10万元。
4/9
2017年12月23日,“海猛子”老王从刚被捞上船的八爪鱼身上扯下一条腿,在海里洗了洗,张嘴就吃。
5/9
2017年12月26日,辽宁大连长海县广鹿岛,杨厚开车到海边散心。10年前,“海猛子”杨厚在水下40米作业时,“九死一生”。2017年12月,有媒体报道:“大连獐子岛大雪采捕野生海参,机器人首次下海捞参,预计,未来10年水下人工智能机器人将会逐渐开始替代潜水员的工作。”随着科技的发展,大多数的“海猛子”将会失去这份工作,但伤痛将伴他们走完余生。
6/9
2017年12月28日,“海猛子”在解放军406医院海潜科的高压氧舱做减压。由于违规潜水,他患上了减压病,头晕伴左上肢活动不灵。经过12小时的加压治疗,症状完全消除。在海下,人体承受着远大于陆地气压的水压。身体每下潜10米,大致增加相当于一个大气压的压力。血管、肺、甚至骨头,都会受到影响。
7/9
2017年10月26日,大连鑫玉龙海参基地,参观海参加工车间的李女士拿起一只活海参合影留念。
8/9
2017年10月26日,大连鑫玉龙海参基地海参加工车间里,流水线上的工人在等待海参上线加工。
9/9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