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废墟背后

2018年04月05日 12:37
2018年2月,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新站镇,雷有海站在他所办的苇园集中心幼儿园的废墟上,这里曾是一栋四层标准化学生宿舍和多用途餐厅,投资 280万元,因违法占地四亩,已于2017年8月20日被拆除。从2017年夏季开始,河南省周口市淮阳、鹿邑两县在“拆除两违建筑,复耕土地”的卫星图片监测执法中,共拆除了50家民办学校。 图、文/财新记者 陈亮
1/9
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陈大东站在他所创办的小白鸽幼儿园的废墟上,这里曾是两栋三层寝教卫一体的主体楼,花费600余万元。“和城市里的幼儿园相比也是高标准”,学校被拆除前已有580名学生。春节期间,财新记者走访了其中10家,其卫星监测图斑计算出的占地面积合计41.06亩,已拆除的校舍总投资额合计约3560万元,此次拆除造成的校方直接经济损失,每亩地达86.7万元(不含拆除、复耕等施工费用)。
2/9
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王占然身后,他创办的徐寨幼儿园正在被拆除,直接损失约280万元。母亲总感觉学校出事后,他精神有些恍惚,前几天骑摩托车摔了跤,弄了一头疤痕。
3/9
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陈俊梅创办的朱集乡实验小学里,投资300多万元的教学楼已成为一堆废墟,而她还需要筹集资金清理这些“垃圾”。
4/9
博鑫小学内,一堵尚未被完全拆除的教室墙面,黑板上留下的板书还清晰可见。
5/9
淮阳县刘振屯乡博鑫小学,学校餐厅已被掀开了顶,红色的条幅还挂在墙上。
6/9
2月23日,淮阳县齐老乡,乾丰双语学校已被拆成废墟,隔壁洗浴中心、饭店仍在营业,隔壁的民房也没受到影响。
7/9
2月9日,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内,校长们在等待律师咨询申诉事宜。拆迁后,校长们聚在一起商量以后的路怎么走,感慨着从办学校就一直在整改的路上。从建校到被推平,从加大投资改善办学环境,到现在清理垃圾恢复耕地,都在整改。最后,学校被整改没了。
8/9
2月11日,债主到行知学校找民办校校长于豪阔要债。为快速提高办学条件以达到标准,学校大多会因此负债,但当地人认为办学是正经事业,鲜有人到学校要债,但自从学校出事,各路债主立刻不约而至。(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8年4月2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9/9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