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叙事曲:人与河流

2018年07月03日 09:44
云南怒江州贡山县迪麻洛乡白汉洛,海拔4300米处的后山山崖罕有人至,辞去教职的宗教人士在这里独自苦修。没有任何收入的他现在靠弟弟一家供养。河流是一个古老的命题,是自古以来文人墨客笔端绕不开的意象。河水汤汤,总能激发起对时间的伤逝、对命运的感喟、对自然的敬畏、对自我的省思……总之,河流经过的地方,从来不缺少故事。极光视觉的四名摄影师,用镜头将这些故事一一收纳。 图/郭现中
1/20
2016年3月20日,云南怒江州六库镇辣子咪村的村民依靠溜索进出。近年因为桥梁的大量修建,这样的溜索在怒江越来越少见。 图/郭现中
2/20
2016年12月14日,云南德宏州芒市中山乡,为中国亲友收水稻的缅甸农民。画面左侧山脚的窝棚,就是他们的家。2016年下半年缅甸果敢地区战乱频发,很多缅甸农民不得不到中国一侧躲避。因为都属景颇族,大多沾亲带故,为了生活他们也会为亲友打些零工。 图/郭现中
3/20
2016年9月24日,云南怒江州福贡县知子洛,背着小狗散步的女孩。 图/郭现中
4/20
2016年5月3日,四川省会里县沿金沙江畔安装的风电机。为减少对金沙江的污染,会里县一边关停污染企业,一边发展清洁能源。 图/陈杰
5/20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位于海拔1400多米的悬崖上,与山下公路垂直距离约800米。顺着悬崖断续修建的17条藤梯是村里通向外界的“道路”,村里的15个孩子要靠徒手攀爬,才能到山下的小学读书。 图/陈杰
6/20
2016年7月9日,位于金沙江畔的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大兴镇金沙村铅锌矿尾矿坝。这样的矿山尾矿坝沿金沙江有上千个,因金沙江地质活跃,这些尾矿坝都是潜在的危险。 图/陈杰
7/20
2015年7月5日,四川省会东县淌塘镇一矿业公司将红色的选矿废水通过电厂尾水排放到金沙江中。 图/陈杰
8/20
2012年12月23日,云南维西塔城,一户准备杀年猪的人家。 图/吴俊松
9/20
西藏邦达,38岁的斯那玉西会养赛马,一匹好马能卖几十万元。其他没有活路的村民们,都迁到拉萨打工去了。 图/吴俊松
10/20
2016年11月26日, 云南丽江,和春红是丽江熬鹰高手,这个纳西人流传了千百年的生活方式在现代社会多不被认可,长期处于传统文化与自然生态孰轻孰重的困境中。 图/吴俊松
11/20
2016年5月15日,青海玉树杂多县,17岁的代吉曲忠是五个兄弟姐妹中的老二。为了支持姐姐读书,她代替姐姐当家,终生与父母、牛羊和天地为伴。 图/吴俊松
12/20
青海玉树囊谦县,一个参加法会的小女孩,手里拿着气球。 图/吴俊松
13/20
2003年6月3日,重庆奉节夔门,三峡蓄水,三峡移民何泰愚和奉节音乐协会的同仁们自发组织到江上演奏。 图/王景春
14/20
2002年8月22日,重庆丰都新城去老城的码头。新城尚未建好,老城的工作还要继续,所以每到上下班时间,新旧两岸,人声鼎沸。 图/王景春
15/20
2002年9月21日,重庆奉节老城,一男子坐在废墟上的单人床上,旁边是待拆迁的清静庵。 图/王景春
16/20
2002年10月4日,重庆云阳,几位老人聚在一起用石子下棋。 图/王景春
17/20
2002年5月4日,重庆涪陵,拆迁后的航运大楼只剩空荡荡的骨架。 图/王景春
18/20
2002年9月14日,湖北宜昌归州镇,居住在老房子里的留守居民。 图/王景春
19/20
2003年4月2日,重庆云阳,雨中的垂钓者。图/王景春(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8年7月2日出版的《财新周刊》)【展览讯息】2018年7月1日至15日,极光视觉出品的展览“逝者如斯:江河、影像与记忆”在上海M50创意园零时艺术中心举办。
20/20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