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港深双城记:“过去为了工作,过来为了生活”

2018年08月21日 15:45
2017年6月14日,香港尖东,西装革履的白领下班回家。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将于9月正式开通,深圳与香港的距离被拉近至14分钟,加之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呼之欲出,两座毗邻的城市发展日新月异,人才互为流通,已有上万人如潮汐般一早出行过境入香港,直至夜晚归深圳,过着双城生活。 图/财新特派香港记者 梁莹菲 文/财新特派香港记者 刘雁菲 梁莹菲
1/12
【胡源(Tim)| 银行管培生】6月28日晚上7点左右,香港中环,Tim下班回家。Tim来自东北,2011年到香港读书,现与未婚妻居住在深圳湾附近,在香港中环上班,每天花在路上时间近四小时。刚来香港求学时,第一天他找不到宿舍,向学校的保安问了七八遍,对方还是听不懂。他感到很震惊,甚至有一些挫败——“自己来到这里,就连话都不会说了”。对于融入香港,他觉得几乎不可能,横亘在文化背景和成长环境的鸿沟是比语言更大的障碍,“我尝试过,我也努力过,但可能在深圳,会让我更自在一些”。Tim认为香港和深圳是适合年轻人打拼的地方,却难以安居,这两个地方的房价对他来说,“已经完全超出我的想象和我愿意为之支付的价值”。
2/12
【Sean | IT 行业】7月9日晚上8点半,Sean下班回家通过罗湖口岸。Sean来自湖南,2010年来香港读书,2016年开始跨境上班,居住在罗湖,在香港科学园工作,每天通勤时间约一小时。选择在香港工作,Sean没有特别多的想法,他说一切都是机遇使然,因为当时在香港有工作机会,就顺理成章地留下来了。他的工作地香港科学园临近海边,办公楼错落有致地分散在园区里,通过一条走廊彼此联通,餐厅、便利店、银行、健身房等设施一应俱全,没有香港典型的拥挤还保留了便利性。科学园在东铁线大学站附近,Sean每天约花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达,他对这样的双城生活表示已经很满足,“对我来讲(港深)甚至是一个地方了”。
3/12
【刘天下 | 市场公关和秘书】7月14日上午10点,在男友的住所,刘天下打扮准备出门开会。每周,她都会从香港回深圳与男友共度周末。刘天下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2015年到香港读书后留下工作。因要协助领导管理内地的分公司,曾一段时间频繁往返香港、深圳、东莞三地,又因为男友在深圳工作,每个周末都会回深圳。
4/12
7月19日,刘天下坐在位于香港跑马地附近的办公室内。刘天下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world”,所以才会有“天下”这个外号,人如其名,她享受不安定的生活,频繁地在三个城市穿梭,想在哪就去哪,不以为累。留在香港工作也是一样。“只要你想,只要你喜欢,它(香港)会提供很多机会给你的。”她说,“它是一个快节奏的城市,我来到香港这两三年的成长速度是我之前五年、十年都达不到的一个速度。”
5/12
【鑫原 | 媒体编辑】7月19日,香港会展中心,鑫原逛完书展后坐在无人的过道上休息。鑫原来自江西,2010年在香港读研后留下来工作,2016年搬回深圳,与父亲一起居住在皇岗口岸附近,在香港荔枝角上班,大巴通勤,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接近三小时。
6/12
毕业后,鑫原曾在香港住过一段时间,那段生活对她来说不算愉快,她 “蜗居”在面朝大海的小房间里,因为气候潮湿又没有阳光直射,每年要扔掉一床被子,最后终于忍受不了搬回深圳。虽然大家知道她每天要往返深港两地都很惊讶,她自己却觉得这种生活不难适应,在车上玩玩手机,睡睡觉,每天跨境上班也不是特别浪费时间的事。
7/12
【邹玲蕾(Nancy)| 媒体记者】7月20日,傍晚6点半左右,邹玲蕾挤地铁从香港上环回到深圳罗湖。邹玲蕾来自云南昆明, 2010年到香港上大学,2015年与丈夫定居在深圳罗湖,香港上环上班,地铁通勤,每天在路上花约四小时。“过去为了工作,过来为了生活”。她每天早上6点半就要起来,才能赶得及9点到公司打卡,“一分钟都不能晚”。最近一年,她明显地感觉到身体已成亚健康,一回到家里她还是会瘫倒在床上。尽管累,她还是尽力坚持下去。2017年,她拿到了香港的永久居留权。
8/12
7月22日,深圳罗湖,邹玲蕾在周末的休息时间和宠物狗玩耍。“过了那条深圳河,整个人放松下来,哪怕工作上有再多的不开心,也被放在了河的对岸。”在香港学习工作了八年的她,这么形容每天下班过关时的感觉。
9/12
【乔华(Joseph)| 物流业】7月4日晚上7点,香港深水埗,Joseph坐在货车上,他说这里的街道与童年时生活的湾仔很像。1995年,Joseph第一次跟老板来深圳玩,2012年搬来深圳,居住在福田口岸附近,过关后开车上班,每天在路上约花三小时。
10/12
7月25日晚上9点19分,下班后,Joseph与几位住在深圳福田口岸附近的朋友吃饭聊天。Joseph年轻时从事建筑行业,常有机会跟着老板来深圳吃饭、洗脚,他见证了皇岗村20多年间的转变,从一座只有两家饭店和数栋平房的破败小村落变成高楼林立的富庶之地,也见证了港深两地是如何通过吃喝玩乐建立最接地气的紧密联系。2012年,来深圳频繁了,再加上香港租住的地方不断加租,Joseph干脆搬了过来。“突然间家的感觉回来了。我知道什么叫厅、什么叫厨房、什么叫睡房”。Joseph喜欢深圳的生活环境,但与生活质量一同上升的是深圳的消费水平,六年间,Joseph的房租升了1倍,在关口附近吃个饭有时比香港更贵,“两个字,离谱。”他激动地说。
11/12
【赵润(Henry)| 互联网证券行业】Henry来自宁夏,2011年来到香港读书,毕业后留在香港。2017年8月开始每天跨境到深圳科学园上班,每天约花四小时在路上。想节省上班时间,并照顾在香港工作的妻子,他们决定结束马湾(位于香港中部)的租房生活,并在靠近深圳的元朗置业,Henry的通勤时间缩减了一半。与其他人不同,Henry对于自己在香港的未来更乐观和明朗一些,在背靠内地市场的互联网券商公司工作让他意识到,那些有内地背景、接受香港教育并拥有专业技能的人,在香港工作更有优势。(文中提及赵润、邹玲蕾、鑫原、胡源、乔华、刘天下均为化名)【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8年8月20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12/12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