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船行沙颍河

2018年08月29日 11:54
2018年8月5日,安徽蚌埠闸前,800多艘船在等待通过。据蚌埠海事局称拥堵原因有二,一是河南、安徽禁止采砂,大量运砂船从此处涌向沙颍河;二是蚌埠闸部分设施老旧,通航能力有限。这些船只的目的地沙颍河,发源于嵩山,是淮河最大的一条支流。沙颍河航运几度兴衰浮沉,2005年一度断航的沙颍河得以复航,为贸易商和船主带来新的机遇。 图/财新记者 陈亮
1/14
8月7日,一艘沉没的货船停留在淮河主航道上。数天前,蚌埠闸泄洪时,该船撞到蚌埠淮河铁桥桥墩后沉没。
2/14
7月26日,周口闸旁的沙颍河纤夫雕塑头顶上,闪电划过夜幕。内燃机时代之前,沙颍河的上行船只航行主要靠拉纤。近年来,复兴社会成本最低的内河航运被各地频繁提起,以期缓解高速公路为主体的运输模式带来的污染、拥堵和高能耗等问题。
3/14
8月6日,等待通过蚌埠闸的一户船家傍晚回到船上时,发现小船已搁浅。为躲避船上的高温,他们上岸去卖场里乘凉一天,不料在此期间,蚌埠闸放水,水位下降。
4/14
7月20日,周口港一位船主正在装粮食,这批小麦因质量问题,将被运到江苏的一家饲料厂。今年河南省周口等地小麦赤霉病严重,粮食很少有外运。
5/14
2018年7月20日,周口中心港的装卸工在卸粮食。他们是当地居民,新港建设征用土地之后,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成为装卸工。
6/14
7月25日,周口港,船老大赵金刚等待装货已经等了21天。这是他第一次来周口港,因港口设备问题等原因迟迟不能装货。近年来,内河航运运力过剩,空船等待十天半月已是家常便饭。
7/14
7月20日,周口港,船上的一个小女孩掀开纱帘,看外舱的厨房里奶奶有没有做好饭。船民的孩子们如果不随父母在船上漂泊,就只能随爷爷奶奶上岸成为留守儿童。
8/14
7月26日,段启亮在试航周口至漯河航段过程中,遭遇暴风雨。同行的船只在大风中发生偏离,有失控撞击的风险,段启亮控制好自家船后,跳上临船帮忙。段启亮35岁,段家祖祖辈辈靠跑船为生,到他这里已经是第四代。
9/14
2018年7月22日,粮食贸易商杨中原坐在位于周口中心港的办公室里,新的码头建成后,他用临时板房在这里第一时间建立了办事处。沙颍河复航后,他成为第一批靠内河航运发家致富的本地商人。
10/14
7月25日,周口港,赵金刚在船上打水洗澡。船上淡水珍贵,洗菜、冲凉用的都是河水。
11/14
2018年8月6日,傍晚7点,等待通过蚌埠闸的一户船民在后甲板上给孩子洗澡。
12/14
8月6日,蚌埠闸附近水域,等待过闸的数百条船只在此聚集,引来鱼贩前来兜售。
13/14
8月6日,蚌埠闸附近水域,等待过闸的船只静静排队,傍晚,甲板的温度降落后,船上的鸡和狗起身散步。(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8年8月27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14/14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