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后继乏人的吴桥杂技

2018年12月11日 15:42
2018年10月28日,吴桥杂技大世界的“鬼手居”,连续两次表演结束后,“天下第一快手”王保合略感疲惫。如今儿子王立刚继承“三仙归洞”的绝活,但缩骨功依然没有继承人,面临失传之困。随着社会经济多元发展,杂技行业收入明显落后于其他行业,又加上习练杂技的艰辛,身怀绝技的老艺人面临着无徒可教的局面;杂技世家的后代也有多种选择;景区的杂技演员日复一日的表演又该如何适应观众的期待? 图、文/财新记者 蔡颖莉
1/15
在吴桥艺术中心,杂技演出的开始前10分钟,远道而来的观众有不少还沉溺在睡梦和手机中。
2/15
10月20日,吴桥艺术中心,杂技演员正在表演《江湖》篇章。每周六下午,吴桥艺术中心都有大型杂技节目开演,演出团队常年代表吴桥及中国在世界各地演出,很多观众慕名前来。
3/15
吴桥艺术中心,现场观众纷纷拿出手机对舞台上的表演进行拍摄录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观众对杂技表演有了更高的期待。正如王保合所说的:“那些特别吃苦的杂技项目在旧天桥时期是希望通过刺激的场面获得同情和怜悯,(表演者)以此换取些许钱讨生活,然而现在大不同了。”在现代舞台上的表演,杂技表演形式需要顺应时代变化而做出改进。
4/15
27岁的吴泽霖因受成长环境影响,喜爱杂技,从十五岁开始拜师学艺,练习气功和单掌劈石。10月21日下午,在表演单掌劈石时意外擦伤了左手。对于他来说,这种小伤早已成了家常便饭。
5/15
在吴桥杂技大世界的杂技广场上,露天演出台的背景是电脑合成的风景图,蓝天绿草中的牌坊写着“天下杂技第一乡”。杂技演员李新最擅长的平衡项目是排椅子。他11月赴法国里昂,开始为期一年的驻地表演。
6/15
训猴人马瑞金养了五只猴子,最疼爱手里牵着的这只“猴老大”。他们朝夕相处近十年,亲如父子。在表演中“猴老大”穿着演出服,戴上美猴王的帽子会配合马瑞金走高跷、骑单车、爬高凳,还能在刀刃上倒立。“猴老大”也是五只猴子中表演得最好的一个。他们朝夕相处近十年,亲如父子。有时马瑞金也会和它同眠共枕,头要是歪向一边,“猴老大”就会抓起他的头转向自己。
7/15
英子口吃两根香烟后吹唢呐,烟雾可从唢呐里冒出。她与哥哥何树森都是旧天桥艺人的后代。何树森表示日后会将全部绝活传承给儿子。
8/15
李印怀的弟子表演口吞铁球再吞剑的项目,杂技世家的李氏家族表演的节目都带有危险性和惊悚感。师傅李印怀也得益于家传,他把这些绝技传给了儿子和弟子。铁球、长剑和骨针是李氏家族成员从小到大习练杂技相伴的道具。
9/15
在吴桥杂技大世界的杂技小院里,27岁的姚翠翠可用下巴顶八仙桌,用空出的双手转动扇子。
10/15
左图:姚翠翠除了下巴顶八仙桌以外还可以在鼻梁上用筷子顶鸡蛋,除此之外,水杯、扇子都不在话下。右图:姚翠翠师姐王晓娜则是通过咬汤勺,将锅铲放在勺背上顶住盘子不断旋转,在这里所用的道具均是来自生活中的日常物品。他们以前都从杂技学校里毕业,后应聘到大世界里做杂技演员的。
11/15
杂技世家的李印怀有个绝活叫“眼里扎出骨针来”,即两根一毫米粗,五六厘米长的牛骨针分别从鼻孔里插入,再从下眼睑皮里穿出。场面略为惊悚,在场观众惊叹连连掌声不断,其儿子和徒弟均未学成此绝活,面临失传的困境。
12/15
“吹破天”的何树森以他独特演说和花样的唢呐吹奏技巧,吸引了大批观众,即便是现场推销的葫芦丝,每场也不缺争相在葫芦丝上先求签名的观众。
13/15
杂技世家的李亮表演的是“上刀山”,光脚踩在16米高共有17把刀组成的吊梯上,可以爬在最高的支架上悬空四肢,保持平衡。据李亮本人介绍,这个高度可以算国内最高的“刀山”。
14/15
李亮的妻子对儿女的教育十分上心,每逢周末,读幼儿园的女儿会跟着父母一起在表演的场地上练基本功。在教育方面,母亲希望孩子在杂技和学习上能两不误。(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8年12月10日的《财新周刊》)
15/15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